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30 June,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去了幾場學校的招聘會,投出去一份,參加一次面試之後,有點累了。 這年頭大家都知道,找工作難,找好工作更難,哲學生想找個好工作,難上加難。記得去年看過一個找工作難度排行,哲學名列榜首,為年度最難找工作之專業。當時只是自嘲一笑,沒當回事,如今想來,不覺有些惘然。 其實,找工作這事,在決定讀哲學之前就有心理準備,現在的情況,並不覺得驚訝。只是樹欲靜而風不止,人被推著走,停不下來。所以,腳步也漸漸顯得侷促起來,甚至往前踉蹌幾步,摔個跟頭。老子說:“吾所以有大患者,為吾有身,及吾無身,吾有何患?”我們四處求職,所患者不也正在於此嗎? 看看,我這言必稱哲學的毛病又來了。其實,就是人要吃飯,不吃飯,就得餓死,哲學於我,好像也就沒有什麼價值了,也就無用了。所以,精神要向吃飯讓步,要為了吃飯放棄精神追求。似乎,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。可,真的是這樣嗎? 不見得吧,我似乎聽到背後的黑夜中有人在爽朗地笑,讓我心裡一陣發慌,猛地扭回頭去。 夜很黑,星光微弱,我只能聽到那笑聲漸行漸遠,卻看不清是誰。孔耶?老耶?莊耶?還是蘇格拉底,柏拉圖? 我這人近視,儘管睜大了眼睛,可依然看不清是誰。那笑聲也只是一掠而過,像天邊的一隻孤鴻。 “誰見幽人獨往來?縹緲孤鴻影。” 驚起回頭,我無緣得見那幽人。我性本幽人,飄渺自無蹤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