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16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4 Reads)
這個暑期的被電影充斥著,科幻、驚悚、愛情、血腥、卡通,統統都看。遇到喜歡的就保存下來,以後接著欣賞,碰到不對胃口的直接pass掉,可以說是取精華,棄糟粕吧。 今天看了一部——《藍色大門》,很無趣,但最終還是看完了。這是一部純粹的適合清純小妹妹的片子,劇情很簡單,沒有太大的起伏。對於習慣了歐美的動人心魄場面的我來說,看完它真的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。台灣的片子一向不合我口味,整個感覺就是假、做作。 這部片子其實很早就在電腦存著了,一直想刪卻沒理由去刪。很奇怪,只要輕輕的點一下鼠標它就會掃到回收站,但這麼一個簡單的動作對我來說卻是需要理由的。 今天很無聊,既然這麼無聊索性再無聊一點嘍。於是就點開了他,看完之後第一個想法就是:wow,終於結束了。然後這部片子果真逃不了躺到回收站的命運。 雖不精彩,可以說是乏味枯燥,但還是有些許感想的。 簡簡單單的第三種感情,清清純純的少男少女的的萌動。那個年代我們都有經歷,慢慢的長大,於是有了些許的朦朧,有了某絲期待。對魅力異性的崇拜,對感情的渴望,於是我們知道了「喜歡」這個字眼。 劇中有一句話印象很深:如果,你十七歲,你想的只是能不能上大學,不再是處男,尿尿可以一直線的話,你該是多麼幸福的小朋友啊。但是一旦喜歡了一個人,簡單的生活便添上一份煩惱。有點哀愁,有點憂傷,不濃烈,但淡淡的,終於我們瞬間長大。 你可還記得花襯衫、白校服、耀眼陽光下模糊的笑臉、曖昧的困惑與天真的苦惱,以及,那輕舞飛揚無拘無束的青春?那時的我們有純真的感情,沒有複雜,沒有金錢,也沒有名利,有的只是不參雜雜質的喜歡,簡簡單單,喜歡就好。彼時的我們很真也很傻,會為了那份喜歡從五樓跑到一樓借一支鉛筆,只為看他一眼。會為了那份喜歡,熬著夜在練習薄上寫滿他的名字,然後第二天交不上作業。 劇中的林月珍說:如果我用他的原子筆,一直寫他的名字,把水寫干了,他就會愛上我。當然,那時的我也曾這樣這樣簡單過。一個古老的詛咒——在下樓梯的最後一階,輕輕的蹦下來時心中默念中意的對方的姓名,他就會愛上你。只要能讓喜歡的人也喜歡上自己,那又有什麼不能做的呢。看,那時的我們就是這麼無畏。於是遇到樓梯我就會期待最後的那一階,輕輕跳,心默念。只是古老的詛咒最終也沒能成真。 可是長大了,還會有幾個人有這種感情?就算還有這種感情,又有幾個人還會有這個精力?遇到喜歡的我們會裝作不喜歡,面對不喜歡的卻又海誓山盟綿綿不絕。長大了,似乎所有的都披上了一層紗布,朦朦朧朧叫人辨不清楚。 青春期少年懵懂情感,雖然對未來充滿了困惑與迷茫,但同時亦有無限美好的憧憬與渴望。真的好懷念曾經一清二白的乾淨,懷念那撲面而來的青春氣息。在午後的溫暖陽光的照射下,我依稀看見他那可愛傻氣靦腆的笑容……